星美被曝债台高筑无钱上映新片 多家子公司失信

星美被曝债台高筑无钱上映新片 多家子公司失信
2018-09-22 10:49 界面
立下愚公移山志,撸起袖子加油干,抓铁有痕、踏石留印,才能在新征程上成就新的作为,创造新的业绩。

刚出炉的2018年中报与2017年财报数字完全相同,这意味着仅2018年上半年星美的高速扩张明显陷入停滞。

星美 星美

  作者 | 彭郑子岩

  当你惯常在周五下午打开电影订票软件,自然希望晚上能在家附近的影院看到最新上映的大片,不过如果你家附近的影院恰好是星美影城,那对不起,很可能你只能看到已经上映好几周甚至几年的作品。

  8月24日周五,漫威新片《蚁人2》上映首日,作为星美上海旗舰的正大广场店当天的排片前五为《西红柿首富》、《小偷家族》、《风语咒》、《狄仁杰四大天王》以及《妄想症》,前四部起码还是最近两个月内上映的作品,而《妄想症》则是2016年5月的国产恐怖片,豆瓣评分4.2。当一家电影院无法在第一时刻上映新片时,试问还会有多少观众选择这家影院。

部分上海星美影院已经出现了无新片可放的情况部分上海星美影院已经出现了无新片可放的情况

  无米下炊 二季度票房收入减少近四成

  不过对于星美来说,就连他们的一线员工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家影院是否能顺利上映当周新片,从2016年开始星美旗下影院因拖欠分账款无法获得新片密钥的情况就偶有发生,在今年五月界面娱乐的调查中就曾提到,在《复仇者联盟3》上映时,有多家星美影院因为没有密钥导致预售退票或者无法排片,甚至还有上映后因为无钱续交被下片的情况发生。而根据此前一位长期在星美影城工作的员工表示,星美在大片上映前会进行全国统一排片,但最终能否获得密钥其实需要等到上映前一天看集团能否正常支付之前拖欠的分账款。

  三个月时间过去,星美无钱上映新片的现象似乎有越演越烈之势,目前星美在上海共有11家影院,仅有6家还在保持营业,其中仅有3家影院提供了《碟中谍6》排片,《蚁人2》则仅有两家影院还有排映,同时像上海外高桥店单日仅有一部电影可供选择。当界面娱乐致电外高桥店询问是否会有新片排映,其员工也表示也不知道。而即使是7月初开业的星美影城上海奉贤佳源店,尽管目前有《碟中谍6》放映,但始终未出现过《蚁人2》这些之前的热门大片。对于其他影院来说早早开启的预售在星美旗下影院几乎是不存在的,影院的日常经营似乎已经陷入了停滞。

  多位分散在全国各区域的星美员工向界面娱乐印证了上述猜测,由于长期拖欠分账款、员工工资、商场租金、水电物业费甚至是影院收购款,全国各地的星美影院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其中有员工罢工,有拖欠房租被物业断水断电,有拖欠分账款导致无片可放,也有长期拖欠工资被起诉导致法院强制执行冻结保全影院资产。

多地发生了星美欠薪员工上门讨要欠款的情况多地发生了星美欠薪员工上门讨要欠款的情况

  据知情人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截至8月14日,星美旗下在2018年就有51家C类影院长期停业或者被其他股东直接接管,同时从2016年星美大举扩张开始到现在,该类别停业门店总数到达了72家。刚刚公布的星美控股2018年中报显示旗下影院数量为365家,但根据一份内部业绩报表可知2017年星美实际产生业绩的影院数量为312家,今年公开宣布新开影院三家,但在2018年有多达51家陷入停业风波的情况下,其实际运营的影院数量为254家,较其财报数据下降超过三成。

  仅在影院数量方面,刚出炉的2018年中报与2017年财报数字完全相同,这意味着仅2018年上半年星美的高速扩张明显陷入停滞。而据此前星美幕后操盘手覃辉的说法,在今年年底前星美旗下影院总数要达到450家,这表示在2018年还剩下4个月的情况下,星美既需要保证目前所有影院正常营业,同时还要再新开近两百家新影院才能完成这一目标,即使在星美发展的最高峰其一年新增影院数量也从未达到过200家。

  上半年星美的财务数据也并不好看,截至2018-09-22止,6个月实现收益24.48亿港元,同比增加8%;毛利8.83亿港元,同比增加14%;净利润为3.01亿港元,同比下滑2%。在上半年国内票房同期增长约17.9%的情况下,星美主营的电影院业务分部产生收益约15.24亿港元,较2017年同期减少约14%。值得注意的是,中报显示星美上半年影院票房收入为9.95亿元,而根据其公布的第一季度该项收入为6.2亿元,由此可得其第二季度票房收入大跌约40%,仅为3.75亿。

  花式欠费 数十家子公司被最高法公示为失信公司

  与此同时,前述资料还汇总了各家门店停业时的资金缺口,每家停业门店的资金缺口可谓五花八门,以6月下旬郑州一家停业影院为例,其拖欠款项包含房租租金、水电物业费、分账款、员工工资、社保以及公积金等,总欠款金额超过300万,这份资料涵盖的部分影院从2016至今的各项欠款总额就已经超过1.8亿元,其中占大头的则是其拖欠过亿的影院收购尾款。

  在2013年还仅有83家影院的星美,从2016年开始进入疯狂扩张阶段,当时一二线城市优势地段所剩无几,星美将目光瞄向了国内更广阔的三四线城市,通过大举收购县城各种不知名影院来扩大其规模,以期实现“一县一院”的目标。

  截至2016年年底,星美在中国主要城市拥有260家影院共约1820块屏幕,而一年过后,星美集团旗下影院数量达365家,银幕总数超2290块,2017年年报显示,去年星美的租赁土地及楼宇、租赁装修及电影院设备支出增加约6.9亿港元,另有17.19亿港元用于收购多家影院。

  但就目前来看,其暴风骤雨般收购速度却产生大量遗留问题,在已停业的影院中就有数十家收购影院都存在拖欠收购尾款的问题。一位湖南某家影院的老板对界面娱乐表示,他的影院于2016年4月被星美以620万的价格收购,然而当他按照合同约定将所有相关营业执照手续变更完成之后,两年多时间星美一直拒不支付剩余160多万的尾款,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前往星美深圳总部索取欠款。

员工就星美拖欠相关费用申诉所得回复员工就星美拖欠相关费用申诉所得回复

  就在一些人上门讨债时,还有一些人也在尝试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光是今年星美影院的运营主体成都润运就在三起关于影院股权转让的诉讼败诉,原告主要诉求均是要求成都润运或其关联控股公司支付上百万的股权转让款。其中大连佰融与成都润运、南京星美文鼎等公司的股权纠纷诉讼在经过了今年2月的一审以及8月二审维持原判后,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最终因后者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对其进行了强制执行。

  同时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星美运营主体成都润运相关风险高达两百余条,其中包括数十家影院管理公司被以各种事由起诉或被法院强制执行,进入高院失信名单的公司8家,甚至还有多家管理公司因为拖欠税款被列入欠税公告名单。

多家星美旗下子公司被最高法公示为失信公司多家星美旗下子公司被最高法公示为失信公司

  此外还有未进入诉讼阶段的欠款纠纷持续发生,西南地区某星美影院在8月26日再次收到所在物业公司催款函,该影院拖欠4月至今租金及物业费210万元,产生欠费滞纳金近40万,另据该影城员工透露影院目前也拖欠包含一线十几名员工七八两月工资,影院也已进入了停业状态。

八月某家星美影院因拖欠租金收到物业的催款函八月某家星美影院因拖欠租金收到物业的催款函

  “债多不愁”的星美在香港与内地均有与银行间的欠款纠纷上演,据香港《信报》报道,今年6月13日,香港汇丰银行接到一张由星美开给导演王晶名下星王朝有限公司1480多万元支票,因星美户头只有约220万元结余,汇丰遂根据条款,向星美提供约1260万元透支金额,并按现行利率计算利息,现为每年13厘;其后汇丰多次要求星美还款,包括发出律师函等,但均未收到这笔欠款,目前汇丰银行已经向法院起诉向星美追讨欠款、利息及律师费等相关开支。

  而星美从2015年开始运营的互联网生活平台——星美生活,被星美视为是其非票收入的重要来源。今年一月星美喊出“新营销、新零售、新发展”口号,计划年内改造100家门店,此后不超过3年对全国所有星美影院进行改造,试图引入这一新概念缓解影院票房收入的疲软,但目前来看这一概念更像是套路。

经销商收到的星美定制茅台经销商收到的星美定制茅台

  据与星美生活有过合作的一位经销商透露,他从2016年6月与星美控股旗下星美影商城某员工合作,长期从星美进购高端白酒,而在去年十月下旬,该员工在收取其预付货款之后,并未按预定全数发货,之后该员工却被星美公司清退,今年一月南昌市警方以该员工涉嫌职务侵占犯罪立案侦查,而目前杨先生依旧未能如数收到全部货物,星美方面也并未退还其剩余的107万货款。

  债台高筑 公司喊话幕后大佬覃辉救急

  与行业龙头万达一样,星美旗下影院实行集中管理,每一家影院都需要依靠总部调配资金来维持日常运营,星美内部长期按照影院业绩排名来发放相关资金。据一位前星美管理层人员张白水透露:“万达执行力很强,资金计划做得很好,星美则相当糟糕,烂账太多,不过星美的情况是入不敷出,跟资金计划其实也没多大关系。”对于排名靠后的影院来说,运营资金的不足意味着影院无法排映新片从而导致业绩进一步下滑,从多数停业的三四线影院来看,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的结局便是影院无法维持正常经营。

  星美缺钱几乎已到了无法遮掩的程度,根据去年相关报道统计,星美控股从2015年3月到2017年底,共发生了超过10起融资事件,涉及金额超过80亿元,为了能够融到钱,从配售新股到出售相关业务用尽各种手段。但去年星美控股公布拟以200亿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分拆或其他形式,出让成都润运的全部或部分股权或权益,试图借宇顺电子回到A股这笔最重要的融资却在今年4月宣告失败,回A失败也使得星美现金流短缺的窘境全盘暴露。

  从星美控股2017年财报可以看到,2017年营收33.21亿港元,净利-1.29亿港元,同比减少138.08%。这也是星美自2013年来首次亏损。账上银行结余及现金仅为9716.5万港元,较2016年底的6.25亿暴跌近84.5%;2017末集团流动资产为27.72亿,流动负债则达到58.22亿,流动负债净额(流动负债总额减流动资产总额)为30.5亿。

  手握9716.5万港元现金即不足8000万人民币,却有近300家影院和几千名员工需要资金维持日常运营,星美的流动性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尽管星美表示第一季度集团票房收入约人民币6.2亿元(不含加盟店),对比去年同期增长约32%,但自身收入并不足以填补各处的资金缺口,进入2018年星美的各种融资借债依旧在不断进行。

星美账上银行结余及现金仅为9716.5万港元,较2016年底的6.25亿暴跌近84.5%星美账上银行结余及现金仅为9716.5万港元,较2016年底的6.25亿暴跌近84.5%

  3月27日,星美控股公告将旗下成都润运5%股权出售予厦门时代,作价10亿元人民币,但此后这笔交易再无下文,从天眼查可以看到成都润运的股东也并未增加。同日星美控股公告,该公司附属成都润运拟以配售形式发行不超过3年期,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款项将用作偿还现有贷款以及补充成都润运的营运资金,目前深交所还未就这一发行债券给予批复。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给予成都润运及公司债券“AA”评级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于不久前因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被证监会责令进行为期一年的整改,期间不得承接新的证券评级业务。

  3月29日星美公告宣布拟发行于2020年到期本金总额为13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但由于该项认购协议的若干条件——与宇顺电子重组于4月28日前未获达成,原认购协议于同日失效及无效。

  面对前述两笔十亿级融资不成的局面,无奈之下星美只能在一个月内两度向TVB筹措现金。今年4月23日TVB认购星美控股2300万美元债券,5月初星美再次与TVB达成协议,后者同意以现金认购星美控股于2020年到期、本金总额为8300万美元(约等于6.52亿港元)的可换股贷款。据星美说法,其中3亿元港元拟用于偿还计息借贷;3亿港元拟用于发展其现有业务,包括增加影院数量;另5000万港元拟用作集团一般营运资金。

  今年5月,界面娱乐率先报道了“星美国际影院信托受益权二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出现资金归集异常,应收账款监管方的平安信托向重庆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等50家账款出质人发出律师函,要求其履行资金归集及保证质押权利价值义务等事宜。随后6月6日又有媒体报道“星美影院信托受益权ABS触发担保启动事件”,更是让人看到星美的现金流吃紧已开始向融资端蔓延。

  尽管随后星美控股公告称公司运营与现金流运作正常,称公司已于6月7日如期完成“星美国际影院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的一期归集程序,包含应还本金及利息人民币4806.14万元。但受托管理人安信证券当日发布关于此问题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09-22,信托计划账户转付的“票房收入”未达借款人本月应还信托贷款本金和利息,差额3715.00万元,因此才根据有关协议启动了启动了担保责任。

6月底星美股价遭遇暴跌6月底星美股价遭遇暴跌

  不论星美如何辩解,资本市场似乎都无法再对其产生信任,公开资料显示,星美控股在6月21日到6月27日股价连续下跌,区间跌幅达35.19%,其中6月26日股价下跌10.77%,6月27日星美控股盘中临时停牌,并再发公告称已提前完成“星美国际影院信托受益权二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到期兑付,但为时已晚,当天跌幅仍达20.75%。此后,七月底光线否认通过融资收购星美院线业务的第二天,星美控股盘中再度大跌逾20%,不到一个月内接连两波暴跌使其市值遭遇大幅缩水。

  急于挽救股价的星美于6月5日至8月3日期间共回购909.6万股,耗资2234.96万元。甚至其8月3日的股份回购直接违反了港交所相应上市规则,而星美控股在公告中将这次违规回购称为“无心之失”。

  因为回A事宜再次现身公众视野的覃辉已然成为星美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8月7日,星美控股公告覃辉增持公司43.2万股,为星美注入逾102万港元资金,但这种杯水车薪式的投入更像是一种姿态而非全力支持。在未能得到足够的增持支援后,星美控股选择了直接在财报中向大股东喊话要钱,在中报中星美控股明确表示目前其流动负债净值到达19.82亿港元,考虑到日后的流动资金状况,未来要履行其财务责任需要控股股东覃辉提供足够资金。

星美实际控制人覃辉 图片来源:等深线星美实际控制人覃辉 图片来源:等深线

  尽管覃辉在之前的采访中表示对于星美的日常业务他基本不会过问,而从各个渠道都能看到他在高管群里不时要求解决相关资金拖欠的问题,甚至对部分高管破口大骂。根据张白水对界面娱乐透露,在星美内部只有覃辉能调动大额资金,“集团资金只有他可以调度,分配到下面的都是杯水车薪,所谓的高层只能不断的写承诺函,欠款分期再分期,开空头支票。”因此尽管星美在八月调整了影院管理制度,但单纯的组织管理调整依旧无法让其摆脱缺钱的阴影。

  作为曾经“天上人间”的老板,神秘的资本玩家覃辉即便是对合作伙伴也毫不客气。之前借宇顺电子回A失败,覃辉便在采访中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合作方:“我负责任地讲,宇顺电子发布的公告是不尊重伙伴。我们怎么碍着你们股东的利益了,这种是带着敌意了,真的很过分。”而近日,曾通过战略投资成为成都润运股东之一的上海中汇金玖八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也因公司有关纠纷,将大股东深圳星美圣典文化及其控制人覃辉告上了法庭。

  针对上述一系列问题,星美集团始终未对界面娱乐做出任何回应,但内外交困似乎已经不足以形容当下星美所面临的局面,全国各地被拖欠工资以及社保等费用的员工层出不穷,其中一部分人在苦等无望之后已经开始诉诸于法律途径,同时庞大的资金缺口已经开始波及全国大部分星美影院的日常经营,如北京分钟寺店、世界城店,成都大悦城IMAX店,深圳龙岗店等票房大户都已经陷入停业。面对如今A股传媒板块的整体低迷以及内地对高杠杆企业的严厉监管,以及明年将由税务部门直接征收社保等相关费用的严峻形势,留给信誓旦旦要在十月让星美回归A股的覃老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文中张白水为化名)

(责编:YY)

票房星美蚁人2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